安倍被批在日俄峰會完敗 日媒:領土談判退步

chensoonching     2016-12-19     檢舉

資料圖片:12月16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左)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東京出席新聞發布會。(新華社/法新)

參考消息網12月18日報道 據英國《泰晤士報》網站12月16日報道稱,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俄羅斯總統普京未能解決一項圍繞四個島嶼的爭端,從而阻礙了兩國在二戰結束71年後簽署一項和平條約。

安倍試圖憑藉在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和成為西方制裁的目標之後作為首個對其表示善意的七國集團成員做一場賭博。但是,經過兩天會談,日本領導人的示好幾乎沒有獲得回報——而且最終付出比收穫多。

這兩位領導人簽署了一系列經濟協議,其中多項內容模糊且不成熟,東京在向著收復其聲稱在其1945年8月投降之後即被奪走的領土的目標方面進展甚微。

雙方同意將就這些島嶼的聯合經濟開發舉行更多會談,但是沒有就哪國的法律將管理未來的投資達成共識。莫斯科強調稱,進入這些領土的日本公司必須遵守俄羅斯法律——此舉將加強俄羅斯對這些島嶼的聲索權。東京則表示,必須建立一個特別的法律框架。

據日本《東京新聞》12月17日報道稱,日本在會談中完敗。日俄雙方不僅沒有事實上舉行和平條約談判,也沒有發表與該條約有關的聲明和文件,只是就啟動磋商在北方四島(俄羅斯稱南千島群島——本網注)上的「共同經濟活動」達成協議。

如何才能以不損害日本主權的形式實現在四島上的「共同經濟活動」?沒有什麼好主意。這不僅不是通往締結和平條約的重要一步,反倒可能產生負效應。因為這導致出現不看重主權的氛圍,強化俄羅斯的實際控制。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在日本主權遭到侵害時,日本可以立即中止這些項目。如果今後俄羅斯在領土談判上沒有誠意,日方甚至還會中止提議的8個項目經濟合作。

普京這次甚至連1956年《日蘇聯合宣言》中寫明的齒舞、色丹兩島也不打算歸還日本。這勢必會招致很多日本人的失望和反感。這次俄羅斯方面取得了巨大成果。由於安倍首相表現出了積極的姿態,普京自如地運用吊胃口、恫嚇、漫天要價等談判戰術,像對待孩子般戲弄了只依靠最高首腦間「信賴」關係的日本。

據日本《每日新聞》12月17日社論稱,通過今年5月的索契會談以及9月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會談,安倍首相強調稱已經感覺到打開領土問題局面的希望,對12月的歷史性會談寄予了很高的期待。也正因為如此,會談結果讓人產生了很大的落差。

這次兩國首腦達成協議的,僅僅只是啟動與日俄在北方領土從事共同經濟活動設立的「特別制度」有關的談判。

自俄方上世紀90年代提議在北方領土上開展共同經濟活動以來,日俄兩國已經研究過好多次,但結果都因為涉及主權問題,未能取得進展。如果新開始的磋商陷入停滯,可能還會阻礙領土談判本身取得進展。

回顧日俄領土談判歷史,自冷戰結束後重啟談判以來,有過兩次解決的機會。兩次都是主要藉助於首腦間的信賴關係。

第一次是橋本龍太郎首相與葉爾欽總統時代。兩人分別於1997年在俄羅斯的克里姆林宮、1998年在靜岡縣伊東市的川奈溫泉舉行會談,意氣相投。日方提議在擇捉島北部劃定邊界線、當前承認俄羅斯施政權的提議,但俄方沒有接受,葉爾欽也因健康惡化,不久後引退。

第二次機會是2000年至2001年期間,剛就任總統的普京正式承認規定「和平條約締結後,向日本交付齒舞、色丹」的1956年《日蘇聯合宣言》的有效性,森喜朗首相提議返還兩島與解決國後、擇捉兩島問題並行磋商。然而,日本國內警惕出現只能歸還兩島的情況,強烈反對,森喜朗首相也於不久下台。

安倍首相試圖與普京建立個人信賴關係,抓住「第三次機會」。然而,領土談判的基礎從第一次的「4島」變成第二次的「2島」,到這次則事實上從「0島」出發,給人的印象是逐漸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