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人必看,大力分享出去!富有的首長,貧窮的砂拉越,悲歌唱不完!

AllNewMalaysia     2016-12-18     檢舉

國際非政府組織—全球見證(Global Witness)在展開了一項喬裝調查,揭發砂拉越首長家族和商業夥伴,透過買賣砂拉越的土地,謀取暴利甚至典當砂拉越內陸人民的權益。

智庫政改研究所(KPRU)認為,全球見證所公布的短片已經赤裸裸地昭告了泰益家族的貪污問題。但,即便砂拉越首長的醜聞一樁接一樁被國際組織揭發,並且提供了證據確鑿的罪案證據,國陣最高領袖,首相納吉卻坐視不理,受命於國陣政府的反貪委員會無動於衷,顯現了國陣政府完全漠視了東馬的土地問題、權力集中問題、貧窮問題等等。

最富有的首長泰益

砂拉越州是天然資源非常富有的州屬,然而砂拉越赤貧的人民數量卻在全國居冠。當40%的家庭人均收入只有312令吉的同時,砂拉越州卻擁有一名富可敵國的州首席部長泰益瑪目。

國陣掌握執政大權半世紀的光景,造就了巫統一黨獨大以及朋黨主義橫行。而砂拉越的政治布局,自泰益瑪目掌權以後,也維持了30年不變。唯一改變的是基尼指數(Gini Coefficient),顯示了砂拉越州的貧富差距問題惡化,從1989年的0.441上升至2002年的0.445,再到2009年的0.448 (基尼指數以0為平等,1為不平等)。

根據瑞士維權組織布魯諾曼瑟基金(Bruno Manser Fund)所發布的一份報告《泰益的木材黑手黨:大馬砂拉越政界人士的事實和數據》指出,泰益一人的財富估計有150億美元(459億令吉),足以超越馬來西亞首富「糖王」郭鶴年的125億美元財產。而其家族的資產高達210億美元(相等於642億令吉),分布在全球400家公司。

該報告也指出,泰益籍由掌握砂拉越首長的30年期間,通過壟斷派發砍伐木材和種植合約、向其他國家出口木材、維持公共道路,以及生產與銷售洋灰和其他建築材料等等的權力,為家族成員和親信累積財富。

而泰益家族所擁有的日光集團(CMS)也獲得砂州政府頒發多項大型合約,包括總值3億令吉的砂州立法議會大廈工程、維修砂州4000公里州級公路的合約,以及維修643公里聯邦公路的15年合約等等。

相對的,在泰益掌權的30年間,砂拉越人民的生活基本建設卻依然落後西馬20年,超過70%的長屋居民深受無電無水供之苦,砂州道路的開發率也只有0.38%,導致居民只能依賴河道,學童甚至要長途跋涉步行幾十公里的路到外求學。砂拉越的基本建設落後,也是砂拉越人民貧困、經濟水平無法進步的主要原因。

撥款與實際所得不成正比

砂拉越在第八、第九和第十馬來西亞計劃里都分別獲得了高達100億令吉的撥款。根據資料,砂拉越在第九馬來西亞計劃下已經占了發展開銷的7%,主要流入基本基建發展及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SCORE)。

而在納吉上任首相以後,推動6大國家關鍵績效領域之加強鄉村及內陸地區的基礎設施,使到砂拉越也成為了第十大馬計劃下的發展重點。在15年以來,砂拉越在馬來西亞計劃底下得到了中央政府高達418億令吉的撥款。

然而,15年來的各大馬來西亞計劃,並沒有使到砂拉越和沙巴的基本設施與西馬齊驅並進,砂拉越鄉村道路建設和提升工程如今依然差強人意。《2011年總稽查司報告》揭露了砂拉越道路建設和其他相關基設的工程充滿舞弊和偷工減料的例子。

在2006至2011期間,鄉村及區域發展部計劃在砂拉越落實175項總值17億2700萬令吉的工程,但截至2011年12月31日,只發出了10億2447萬令吉(59.3%)。而175項工程只完成了101項工程,當中的38項的工程沒有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剩餘的74項工程尚未完工,當中有13項(價值2億2927萬令吉)約17.6%已被列為問題工程。

此外,總稽查司報告也揭露工程沒有嚴格監督施工以及一些承包商偷工減料,導致許多道路設計不完善並在短時間內就損壞不堪。馬幣上億的基建工程最終都無法讓人民受惠,劣質的道路狀況,更可能讓使用者賠上性命。

水壩之州

砂拉越州面積占了全國土地面積的三分之一,是馬來西亞最大的州屬,但是基礎建設卻相對落後。

從國陣政府放任泰益上位30年,並且在砂拉越推行砂拉越能源走廊(SCORE),計劃建立18個巨大水壩,以及挖掘煤炭、石油及天然氣所得的能源等等。相對於沙巴發展走廊,計劃將沙巴發展成貿易中心,砂拉越推行砂拉越能源走廊可見國陣政府意在壓榨砂拉越的豐富資源,並不真正關心砂拉越的民生和環境問題。

前首相兼財政部長阿都拉在就任期間推出了全國五項經濟發展走廊計劃,並在在第十二屆大選來臨之前為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Sarawak Corridor of Renewable Energy, SCORE)主持開幕。這項再生能源走廊一點能為主,計劃為時23年(2008-2030),耗資3340億令吉。但最大的受惠者卻是砂拉越州政府所擁有砂拉越能源(Sarawak Energy),獲得了千億令吉的備忘錄。

在這項計劃之下,國陣政府有意在2022年之前建立9個面積相當於8個新加坡的大水壩,另外7個大水壩則在2022年後完成。(另外兩個水壩意在計劃開始前完成,那就是巴當艾水壩在1985年完成,巴貢水壩在2011年完成。)18個大水壩預計耗資440億令吉。

這些大型的水壩計劃主要是為了增加電量,然而我國的電源需求量需要18個大水壩才得以滿足嗎?(這並還未包括國陣政府計劃中的核電廠。)可以確定的是,這些大型計劃需要大量的土地、因此一大片的森林將被夷為平地。

首當其衝影響了砂拉越人民尤其是上萬原住民和土著傳統的生活。他們的土地被政府徵用但卻沒有得到合理的賠償,失去了土地,原住民和土著無法通過耕作維持一家數口的生計,連帶地惡化了砂拉越的貧窮問題。

為了保護自己的土地,原住民也舉辦抗議活動、上法庭爭取權益,然而,國陣政府搖晃著發展的旗幟,以及執政的便利,使到原住民的聲音被削弱,兩百多土地訟訴案件至今很多都並沒有得到審判。原住民的和土著的生活苦不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