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請share!【獨家】陸兆福:為政局帶來新動力 馬哈迪能撼巫統的根

Alan     2016-12-17     檢舉

【獨家】陸兆福:為政局帶來新動力 馬哈迪能撼巫統的根

民主行動黨組織秘書陸兆福指出,希盟三黨與前首相敦馬哈迪醫生領導的土團黨合作,會為反對陣線及政局帶來 新動力,而要撼倒納吉政權及巫統,須需藉助這股力量,因為馬哈迪能撼動巫統的根。

他說,安華1988攪動起一股對抗巫統的力量,這十年來巫統也整合了起來,因此,要對巫統構成衝擊,還要靠馬哈迪。 巫伊結盟國陣很快倒台 他也預言,假如伊斯蘭黨與巫統結盟,將粉碎國陣的模式,人民很快就看到國陣倒台。

「屆時,其他國陣成員黨假如不棄國陣而去,將會淪為無關痛癢的政黨;馬華不退出國陣,最後甚至會連「7-11」都不是。

「砂拉越與沙巴的情形也一樣,很多當地本省政黨從來都不是堅貞支持巫統的,他們一定會選擇在大選後離開國陣,支持及加入 新的執政陣線。」

也是行動黨森州主席的陸兆福今日接受《南洋商報》的專訪時這麼說。

陸兆福:目前關係曖昧 巫伊大選不會結盟 民主行動黨組織秘書陸兆福認為,巫伊不會結盟,目前兩黨只是保持曖昧關係。

也是行動黨森州主席的陸兆福今日接受《南洋商報》的專訪時,對「巫伊兩黨的合作或結盟,對我國政局會有什麼樣的影 響?」

發表談話;其他議題的訪談問答錄如下。

問:行動黨如何備戰下屆大選?

答:備戰大選分兩部分:「政治策略」及「硬體準備」;競選策略,是要說服選民「改朝換代」仍有望;競選硬體,就是明年初 開始策劃訂製宣傳品及印刷品。

2016年,是重新分劃政治版圖的一年,民聯的瓦解對兩線制是一項打擊,反對黨一盤散沙;巫統也有分裂,馬哈迪和慕尤丁與反 對黨的合作就重構一個新的政治局面。

陸兆福:馬哈迪能撼動巫統的根,反對陣線要對巫統構成 衝擊,還要靠馬哈迪。

尋求新政治整合 大家都在尋求新的政治整合,大家都各有顧慮;我承認對於與前首相敦馬哈迪醫生的合作,黨內有人仍存有戒心,也感到擔憂。

我們耗費大半年時間去解釋,去評估合作的需要,年杪希盟與土團黨的合作漸趨明朗化,馬哈迪還出席行動黨大會,土團黨也與 希盟簽合作協議,也出現一個新政治模式。未來我們的工作策略,就是要確保能創造一個新的政治情境。

土團黨加盟帶來新動力

問:馬哈迪領導的土團黨與希盟合作,會給國陣帶來哪一些衝擊?

答:會有怎樣的衝擊?我無法預測,只有在大選時才能知道它的政治效應。

我可以肯定的是,此政治合作會給我們的政局帶來新 動力,因為你不可能否定馬哈迪的影響力,最近整個巫統大會就將馬哈迪視為鏢靶,對他大肆鞭撻。

要撼倒首相拿督斯里納吉領導的政府和巫統,還須藉助這股力量,因為馬哈迪能撼動巫統的根。

有人對希盟與馬哈迪的合作感到懷疑,及存有異議,這是黨內的一小撮人。其實,民主的政黨會有異議,也不能阻止。

我的看法 是,合作是需要的,要打破巫統的政權壟斷,要突破政治困局,就必須要以特別的方法和策略。

以前馬哈迪當權,能破壞,現在他退休了,不當權;他犯過錯,還須承擔歷史責任,但,現在要看誰當權,還有一個馬來西亞發 展有限公司(1MDB)弊案,誰的破壞性更大?

假如希盟能實現改朝換代,不是馬哈迪領導馬來西亞,他能扮演的角色就是幫助反對黨執政。

馬哈迪的功過歷史自會有記載,有人會紀念他,也有人會批判他,歷史會給他評斷。 要執政須獲各族支持 問:最近有沒有民粹主義(種族主義,保守主義)抬頭的趨勢? 答:這是一項國際趨勢,但在馬來西亞,我們都必須接受一個事實,要執政,必須獲得各族的支持。

希盟希望能打破狹隘的種族主義,挫敗巫統;反對陣營里的土團黨也認同,要與非馬來人合作及得到各族的支持,才能實現及完 成改朝換代的目標與使命。 我們希望能有超越宗教及種族的力量,去制衡巫統與國陣。

問: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及歐盟多國執政黨的右傾轉變,會否對我國的未來選情帶來影響?民粹主義乘虛而入?也就是說,不需 要實際的政策,只需口不擇言煽動群眾仇恨情緒就行?

答:美國與歐洲一直都是左傾或右傾政黨的輪替執政,這是西方民主政治制衡的慣例,不能說現在有更多右派掌權的政府,其 實,這是西方的民主模式,選民知道如何制衡、像美國的民主黨,執政兩屆過後,就會由共和黨輪替執政,選民要實現制衡,不 給一黨獨大,因此,不必對政治意識左擺或右擺過於焦慮。

巫統操弄私人法案

問:對伊斯蘭黨在國會尋求通過回教法庭(刑事權限)私人法案,你認為政黨及民間團體應怎樣做,才能遏止此法案被通過?

答:這是巫統的政治遊戲,是要誘使伊黨與巫統合作,但,我們卻要看清形勢,那是巫統將伊黨偽裝為宗教合理化政治的棋子。 民

間團體通過聯署,只是表達華裔的意見,也只有一小部分馬來人表示反對,因此聯署運動會造成種族的對立。

此私人法案假如能被「拖」住,就不被允許討論;當然,也可以變成政府法案,但卻不會提呈國會二讀通過,這一切都是巫統操 弄的伎倆。

對於政府法案的提呈,馬華要反對就必須辭官或退出國陣,要敢於面對後果,不要像玻璃市馬華知知丁宜州議員許福光那樣棄 權,或自言其說的「離席抗議」。

巫統贏90席論太樂觀

問:你認為馬華與民政黨還有繼續生存的政治空間嗎?

答:我不想做任何的揣測。將來那些政黨會否灰飛煙滅,一切都由選民去決定。

問:民政黨主席拿督斯里馬袖強說,「假如現在大選,巫統將贏得90席,行動黨贏得40席,巫統與行動黨都是大贏家」,你有何 看法?

答:那是馬袖強的看法,我並不很贊同,我不認為巫統能贏得90席,他太樂觀了,也低估馬來選民的智慧,輕視馬哈迪的影響 力;的確,我是很希望行動黨能突破40個國會議席。

馬華自我矮化

問:馬華領袖告誡華裔說,「在朝力量失去後,就難再失而復得。」及應該避免「馬來人在朝,華人在野?」的種族極化現象, 你又怎看?

答:這是馬華自我矮化,他們往往有一種心態,認為只有巫統才能執政,因此,他們永遠是巫統的附庸,就算有多少問題,他們 都不想改變,他們總是認命,也沒法說服華人給他們支持。

馬華的這種想法消極和落伍。假如反對黨執政中央,就有新的政情,是個多元種族融合的政府。

3·08及5·05大選,檳城就由華人首席部長掌權,在施政上對華校獨中比其他州更好;民聯執政的雪蘭莪也有很多華裔議員。

馬華一直都未能跟上時代變化的步伐,你要說服華裔,就要告訴民眾,國陣的政策如何更能惠及民眾。

對抗巫統非反馬來人

問:你是否認為以協商代替對抗,以柔性策略的協商訴求方式,更能緩和種族緊張關係?

答:政治就是對抗,假如要協商,不對抗,你就要加入國陣。 其實,我們不搞種族對抗,我們對抗的是巫統,卻不是反馬來人。

行動黨不會加入國陣

問:馬華領袖拿督斯里魏家祥預言,行動黨與巫統在未來會為生存的利益而合作,請問,行動黨與巫統有合作的可能嗎?

答:那是魏家祥自己的想像,行動黨從來就沒有此想法,行動黨一心一意就是要與其他政黨合作,打敗巫統和國陣,我們不會加 入國陣,而是要取代巫統執政。

問:巫統的執政是否無懈可擊?

答:100年來,從未有永遠執政的政黨。除了共產黨以外,在任何民主社會裡,政黨輪替是必然的。 目前的巫統跟台灣國民黨有相似的特點,因為貪瀆腐敗、黑金政治,司法爭議,民生艱困,黨內的逆反勢力,以及台灣民主意識 的高漲,使到國民黨於2000年的台灣總統選舉中垮台。

今天,掌控政治資源的巫統情勢也一樣,巫統的好些前領袖也來反對,都要扳倒巫統的政權,有前首相馬哈迪,兩個前副首相安 華與慕尤丁,還有好幾位前部長,他們了解巫統的體制、政治文化和心態,但他們都起來反巫統。

多人申領援金非好事

問:你認為當前國家局勢,比以前更好或更壞?

答:目前的經濟很糟糕,雖然政府宣布很多大型計劃,例如東海岸鐵路計劃、隆新高鐵、大馬城,但是,普羅大眾並未感覺到有 經濟增長,沒有實際改善到民眾的生活。 愈多的人排隊申領一馬援助金,這對國家來說,反映國家經濟情況愈來愈壞,並不是好事。

盼憑簡單多數議席執政

問:3·08大選與5·05大選,反對陣線成功打破國陣在國會的三分二多數議席優勢,及初步實現兩線制的雛形,請問,來屆大 選,希望有怎樣的成績? 答:我們希望能以簡單多數議席贏得執政權,只要能贏得超過112議席,再加上砂、沙的一些小黨,就能組成穩定的政府。

根據一般民主現況,執政的多數議席優勢大概在55對45,很少能以超過三分二的多數議席優勢執政。

司法要更透明化

問:你希望馬來西亞會有怎樣的改變?若希盟執政有能力改變嗎?

答:有能力改變。會有很多改革議程,包括體制的改革,在新的政府內閣里,首相與財政要分開,首相不能兼任財政部長,不能 獨攬過多的權力。

司法要更透明化,要能體現實體正義;發展計劃要公開招標,從而減少資源的浪費,目前,在檳城與雪蘭莪就落實此程序正義, 因此能將資源重新分配給民眾,有更多資源用來推行惠民的福利政策,減少民眾負擔,改善民生,帶動經濟,帶來良好的經濟循 環。

原文:http://www.enanyang.my/news/20161215/%E3%80%90%E7%8B%AC%E5%AE%B6%E3%80%91%E9%99%86%E5%85%86%E7%A6%8F%E4%B8%BA%E6%94%BF%E5%B1%80%E5%B8%A6%E6%9D%A5%E6%96%B0%E5%8A%A8%E5%8A%9Bbr-%E9%A9%AC%E5%93%88%E8%BF%AA%E8%83%BD%E6%92%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