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歲之前為今生活,四十歲之後為來世活】

kurakki     2016-12-16     檢舉

嘎瑪仁波切開示——

人到了四十歲左右,一般是人生積累比較好的時候,往往也是比較迷茫的時候,很多人面臨著這種轉型的困惑。這樣的人不是沒有財富,在別人看來精神財富物質財富他們都具備。如何去轉化這些財富,很多人都有困惑。這些人中,有專家學者,有高級職業經理人。從佛教的角度來講,他們只是聰明能幹,而沒有智慧。因為他們迷茫,實際上還是沒有安全感。對下一步自己所要做的事情,遇到困難挫折時不知道怎麼處理,害怕去面對。以前二三十歲時一身是膽的狀態沒了,雄心霸氣沒了,被社會磨得差不多了,難得有了點成就,怕失去名,怕失去利……

我們應該這樣做:選擇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哪怕失敗了,覺得做得快樂就行了。人的一生當中,每天都在做重復的事情,在重復當中去改變,改變其實並不是很大。比如有人選擇做慈善。做慈善,無論在精神上、體力上還是財力上,都要付出很多。如果這種付出讓你覺得快樂,盡管花費了錢財,還要搭上自己的身體力行和時間,也不會有怨言。我認識很多做慈善事業的人,最後累得自己渾身是病了,即使到死也很欣慰,很快樂。這是因為他選的生活和事業讓他覺得為此付出時間和精力是有價值的。

人在二三十歲時的選擇都是在充實自己的知識技能、社會經驗和爭取名利的道路上。而等到四十歲時需要選擇的是,要想想我們接著活的每一天到底有什麼價值——是做個行屍走肉為了一日三頓溫飽呢,還是開著名車兜兜風旅遊這樣晃悠著過日子?或者是把自己所累積的財富拿來和別人分享從中得到滿足呢?

其實,我們應該把自己生存在這個世界上的價值凸現出來,四十歲以後應該讓自己的生命有光亮。我們燃燒自己這根蠟燭,而把別人照亮了,我們要靜靜地享受照亮別人的感覺。當我們感到自己生命價值時,就不會有任何恐懼感。

有個臺灣人,是個大電子公司的老總,賺了很多錢後到西北做慈善事業,後來病了,最後在那裏為自己最喜歡的事業而往生,他很快樂。宗教人士為了傳教而往生的也很多,他們同樣是快樂著離開這個世界的。

人應該選擇一種讓自己生命過得有價值的生活。如果我們活了很久,而對社會卻一點貢獻沒有,一輩子都在消費財富,最後死的時候回想是一場空,沒有做對自己有意義的事情,對別人更沒有做什麼有意義的事,這個時候是人真正遺憾的時候。

四十歲的人大部分已經積累了很豐富的人生經驗,如果可以在精神層面對別人多付出一些,那就很有意義了。所以,為什麼很多人講「四十歲以前為今生而活,四十歲以後為來世活」。所謂「為來世活」,並不代表說只是為了死亡以後活,而是讓你在四十歲以後身體機能越來越差的時候,要珍惜生命,讓自己的每一天都很有意義。盡量為社會為眾人去奉獻付出,過得坦然,到死的時候回顧所走的路,如果有來世,就沒有恐懼心,就不會因為覺得自己人生過得沒有意義而恐懼了。

四十歲以後選擇一個你認為快樂的方式去過就好了。這個快樂,每人的標準不一樣。有的人覺得賭博很快樂,有人買名車飆車算是很快樂了,這些快樂是短暫的,他的苦永遠會比快樂多。像我的弟子中,就有很多人喜歡買名車,買後沒快樂幾天,為找個地方放,不是租房子,就是專門買房子,又要花掉一大筆錢。如果放在那兒不開,車就會壞,於是要有人開車,但自己沒有時間和體力,只能找人開,又怕人家偷……這一系列的煩惱就來了,所以這些人的快樂是短暫的。

在為別人付出當中所得到的快樂是真正的快樂,是永遠的快樂。比如一個孩子因為貧窮失學,我們花一點錢就可以讓他繼續上學,這個孩子可能因此會考上大學,也改變了他的一生。每當想到這些時,會覺得自己非常偉大。這種為別人的付出,才能為自己帶來永恆的快樂。

天上掉的餡餅好吃嗎?

人生很短暫,我們認識的很多人,十年二十年前享盡榮華富貴,好像全世界所有福報集中到他身上,後來就貧窮潦倒,滿身疾病。這是什麼呢?福報用完了。所以,得到太多,千萬不要太高興了、太得意忘形了。有時候你承受得太多,就像人死前會有一個很精神的時間段叫迴光返照,今生留下的福報一起承受在他身上,他會突然好起來,臉色會很好,精神也會很好,講話也會很有力氣,你覺得他好了,但他很快就會「走」掉了。我們的福報,如果太順了,事業太順了,家庭太美滿了,做什麼事好像不用努力就從天上掉餡餅一樣,真的要小心你的所有福報快用盡了……

以前有一個非常偉大的仁波切,叫忠囊活佛,他有一個弟子是證券公司的老總,每次都說:「您給我修財神法吧,您要什麼我供養給您就行了,您待在我家裏修吧。」仁波切說:「天底下沒有這種做法。擁有財富是你的福報,我可以給你修財神法,你有多少福報你才能得到多少。我警告你不可以急於求成,財富不是我可以給你的。現在你這麼求,你這種貪婪越大,會讓你後面的福報提前成熟先用 了……」「我現在成熟就好了,管他以後呢!」仁波切就說:「好,後果你自己負責,你要謹慎。」 慈悲的仁波切於是盡自己的能力滿足他的願望,他也做了很多功德,在印度、尼泊爾等地幫仁波切蓋廟,他還經常把仁波切關在他的別墅裏修財神法。他發願說希望自己快點變成最富有的證券商。後來,果真如其所願,所有人都說他是最厲害的「股神」。

很多時候福報是後來仁波切年紀大了,在香港涅槃了,然後他從天上掉到地上,因為詐騙進了監獄。這樣的人很多。所以應對輪回,這一生希望好,所以來世就是明天的延續。任何時候你都要給自己累積福報,靠個人的發心去做。在順的時候要更謹慎,提醒自己,也許這個福報用完了就沒有了。你可以看看有一批這樣的人,我們很多人前半生很痛苦的,從年輕時代經歷了很多磨難,成長過程中屢屢不順,到了晚年以後幸福不得了,身體健康,家庭美滿,兒女孝順。

那麼還有一批是什麼人呢?他們年紀小的時候就享受榮華富貴,我以前認識的一個人,連馬桶都是用黃金做的,選美小姐比賽都是他組織的,到了晚年得了糖尿病,身旁的人一個一個散了,最後發現,一直以為的純金馬桶只是個鍍金馬桶,根本賣都賣不掉了,家裏的古董也都是贗品。原來是有人騙了他的錢。他有錢的時候亂花,到最後很淒慘,連治療糖尿病打杜冷丁的藥費都沒有。我有一位朋友,三十多歲在國內富豪榜上就有名了,他曾經認為全世界就他是最強的,他是最聰明的、最有能力的——你們幾萬名員工就是靠我吃飯,我對國家每年貢獻稅務是多少,國家應該感恩我,父母沒有我之前沒有那麼好地方住,吃住穿全歸我管,他們都應該感恩我——所有人都要感恩他。

一天突然生了怪病,屬於機率只有百萬分之一的疑難雜癥,在病床上躺了一個多月,昏迷了七天,是不可能藥治的。沒想到第七天早上做了個夢——山上有一個小廟,有一老一小兩個和尚。有一天,老和尚帶小和尚下山化緣,小和尚看到山下的村莊太好了,就想留下來,一會兒一回頭,老和尚最後是把他拽到山上,他還是念念不忘山下村莊那些吃喝住——就這樣醒來了。這一下他徹底變了,看到誰都感恩——「是你們給了我這樣的福報。」然後跟我講:「我以為我多有能耐,原來是供奉了一輩子觀音的福報,沒有想到和尚沒有當成,眷念紅塵反而投胎到這裏來。原來我供奉觀音,只是投胎讓我做一個有錢人,前世念念不忘的部分現在都已經成為事實了。」

珍惜自己所擁有的,多想一下自己擁有了什麼,少想一下自己沒有什麼,不要總想我沒有什麼而人家有什麼,這很難受。你自己總是有缺的部分,修行也是如此,多想一下人家修了什麼、我沒有修什麼,這個部分可以多想一下,自己缺什麼、人家有什麼,這是可以攀比的,一直是福報。就像大家比銀行裏的存款誰多,房子誰買得多,福報銀行裏面誰存得多,這個可以比,大家比的方式不是妒忌而是贊嘆,隨喜別人有這個能力。這個福報不要小看,真正一直累積下來,你想擁有的時候,你祈禱的時候,就有了,自然而然會成熟了;你如果不累積,你想要的時候再祈求,就是臨時抱佛腳,想得到就很難。所以修行的時候多精進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