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勁爆!【離席抗議風波】劍指馬華是逃兵!林冠英促廖中萊辭職謝罪 !請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Alan     2016-12-15     檢舉

快看!勁爆!【離席抗議風波】劍指馬華是逃兵!林冠英促廖中萊辭職謝罪 !請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以玻法案劍指馬華是逃兵 林冠英促廖中萊辭職謝罪

儘管馬華中委會嚴厲警告【離席抗議】《2016年玻璃市伊斯蘭行政法令》修正案的知知丁宜州議員許福光,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表示,這起事件再次印證,向來強調捍衛非穆斯林權益的馬華,常常在關鍵時刻當逃兵。

可見他們一直在誤導選民,如今人民可以看清馬華的真面目。

因此,他促請,馬華總會長廖中萊為此辭職謝罪。 通過斷肢法也只被警告?

林冠英今天發文告表示,許福光在玻璃市州立法議會通過《2016年玻璃市伊斯蘭行政法令》修正案時,選擇放棄投票權利後辯稱是【離席抗議】,還向媒體親口證實,離席抗議獲得中央允許。

作為馬華(中央之首)的廖中萊(見圖)曾言之鑿鑿強調,身為馬華總會長,他將不惜一切保護大馬的中庸治國理念及多元體系。

他說,這是其責任,官職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維護憲法的根基。

現在,許福光沒有盡全力捍衛馬華的價值,而就這起事件上,馬華也只是警告而已。

我們要問的是,那下次在國會通過斷肢法時,廖中萊是否也將僅僅被警告而已?

廖中萊顯然沒有兌現自己的承諾,無法捍衛世俗體制。若廖總會長有原則,應該辭職謝罪。

離席抗議實為棄權表態 林冠英也是峇眼國會議員。

他反駁,許福光指自己是【離席抗議】的說法,因為州議會記錄已清清楚楚寫明許福光是棄權表態。

玻璃市州議會只有兩名非穆斯林州議員,即許福光和公正黨英特拉稼秧岸州議員曾敏凱,最終卻只有曾敏凱投反對票。

馬華作為玻璃市執政團隊的一份子,在面對影響非穆斯林權益的法案面前,不僅沒有在體制內發揮作用,甚至沒有在議會內反抗到底。

但更重要的是,在聯邦政府層級也是一樣,馬華一向以來逃避公開討論巫統的伊斯蘭化政策,或採取不介入的態度。

馬華只會轉移視線,以(促成伊斯蘭黨壯大)為由來攻擊民主行動黨,卻不見得用同樣態度批評巫統的伊斯蘭化政策。明顯的,馬華雖在政府內,但已不在政治內、也不在政策內。

馬華【嚴厲警告】許福光 上周四,玻州議會在一票棄權,一票反對下,通過2006年玻璃市伊斯蘭行政法令修正案,包括修正第117(b)條文馬來文版本,即把【父親和母親(Ibu dan Bapa)】字眼改為【父親或母親(Ibu atau Bapa)】。

這意味著,父親或母親可以不必得到另一半的同意,即可單方面替未滿18歲的孩子改教。

許福光當時放棄投票,但他之後接受媒體訪問時解釋,他是在諮詢中央領袖的意見後【離席抗議】,而非【棄權投票】。

馬華中委會日前接受許福光【離席抗議】的解釋,但基於許福光沒有在議會內外清楚表達黨的立場,馬華嚴厲警告許福光。

許福光有無出席玻議會前會?

議員觀點

馬華玻璃市州知知丁宜州議員許福光因被指在玻璃市通過2016年(修正)伊斯蘭行政法案時以【離席抗議】的方式棄權投票,招惹風波;坊間議論紛飛,一般指責許福光應該在議會參與辯論以及投下反對票,以表達馬華在這課題的立場。

另外首相署部長阿莎麗娜表示,玻璃市州政府的修正法案有違聯邦政府的立場,該修正案條文也和即將修改的聯邦法律互相牴觸。

由於馬來西亞聯邦憲法規定聯邦個州州屬的法律不能和聯邦法律相牴觸,如果出現這樣的情況,則該州的法律將作廢。

許福光有無參與辯論?他最後是否將投下反對票?他離席抗議投棄權票是否已經足夠?

這些都是大家的問題,也是許多人指責許福光的疑問。

但是我要提出的問題是,這些問題是不是關鍵的問題?

熟悉政府運作的認識和媒體應該會知道,每一次州議會召開之前,州政府必定召集所有的后座議員、行政議員以及州務大臣開會討論是次州議會州政府要進行的事務(government’s business或urusan kerajaan)。

這些事務包括:

一、州政府是否提呈任何新的法案;

二、州政府是否提出修改現有法律的法案;

三、州政府是否提出任何其他動議;

四、后座議員是否有其它事項或動議;

五、后座議員將如何回應在野黨議員的攻勢等等。

許福光有無出席會前會?

有鑒於此,倘若玻璃市州政府要修改該州的伊斯蘭宗教管理法令,那麼有關修正案的草案應該會在這次州議會的會前會向所有后座議員稟報相關草案的內容。

州政府鮮少會在不通知后座議員的情況下,突然在州議會提成草案,然後要求議員通過。

這樣的做法明顯過於橡皮膠。

我要提出的疑問是:

一、到底州政府有無召開類似的會前會?

二、如有,州政府有無在會前會向所有后座議員稟報修正案的內容?

三、如有,馬華州議員許福光有無出席是次的會前會?

四、如有,他有無在會上立即提出馬華的反對立場?

五、如有,他有無要求州政府收回有關修正案,或者是修改相關的修正案?

六、如有,他有無立即向馬華玻璃市州聯委會和中央報告此事,以求馬華中央領袖通過國陣機制解決這個問題?(需留意,會前會所討論的事項在州議會正式召開之前是不能公布)

國陣的機制是非常簡單,即倘若有任何動議或草案不獲得所有成員黨通過,政府是不會提呈該法案?

如果馬華和許福光已經按照上面全都辦了,為何玻璃市州巫統還是一意孤行?

這是不是證明馬華在國陣的地位是可有可無?

這是否證明所謂的國陣機制已經蕩然無存?

我覺得這些才是媒體和公眾必須提出的問題。

迄今馬華和許福光沒有就會前會發生的事情向媒體和公眾交代,畢竟在州議會進行期間所發生的事情已經是會前會之後的事。

會前會到底發生什麼事,請馬華立即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