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崩盤告訴你什麼叫「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或將遭受毀滅性的打擊?

sky     2016-12-15     檢舉

最近,關於亞洲經濟最熱點的話題就是曾經貴為亞洲四小龍,全球人均GDP最高的國家之一新加坡遭遇了GDP總值滑鐵盧,震驚全球。

在新公布的新加坡第三季度GDP數據中,經過連續兩個季度的低迷後,新加坡第三季度經濟又進一步跳水,堪稱飛流直下三千尺,數據空前難看。

相對於外界此前做出的保持不變的預期,第三季度新加坡GDP總值環比暴跌4.1%,是自2012年第三季度以來,表現最差的一次;同比增加0.6%,遠低於經濟學家預計的1.7%。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新加坡貨幣新元,也處於快速貶值通道之中,目前已跌回8個月以來的最低點。

面對這次GDP暴跌,新加坡金管局的態度是按兵不動,不動的原因有兩個,第一,跌幅在預料之中,第二,今時今日的新加坡想要通過貨幣手段干預經濟的能力已經越來越低。

今後一段時間內,新加坡的經濟,還將在低谷中煎熬。新加坡政府甚至告訴國民,期望值別太高,明年經濟估計還是一樣孬!

作為國家治理的典範,新加坡的繁榮無數次寫進各種教科書,但是現在卻不得不面臨如此緊迫的經濟局勢,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當初讓新加坡風生水起的優勢如今正在轉變成別人的優勢,而新加坡自身的短板先天不足,回天無力,經濟如何不崩盤呢?

新加坡優勢所在是天時地利人和,新加坡崛起的80年代正是全球貿易發展風生水起之時,新加坡坐落於馬六甲海峽東端,馬六甲海峽扼住印度洋和太平洋的咽喉。

這裡是世界上最主要的能源和貿易海上通路之一,世界上1/4的貿易和能源份額從這裡經過。中國大陸、日本、韓國、朝鮮、台灣、香港和澳門甚至俄羅斯的遠東地區從非洲和歐洲來的貨物都要經過馬六甲海峽。

這還只是天時地利,因為李光耀這樣的天降英才。新加坡在上一輪全球經濟發展中,在國際政治上八面玲瓏,作為東西經濟的掮客,一面深得美國信任和支持,一面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建議者和中間人,以海洋貿易為基礎的港口、金融、貿易獲得了巨大發展。不僅成了世界最大的物流中心,也成為世界的金融中心、貿易中心、商業中心、生活中心、服務中心。

然而,時過境遷,全球經濟不景氣,原油等大宗貨物價格雪崩,貿易降入冰點。新加坡是全球最具貿易依賴性的經濟體之一,貿易不景氣,波羅的海指數成為全球跌幅最大指數之一,跌幅超過98%,海洋上的船越來越少,作為高度依賴海洋貿易的新加坡來說,經濟自然一日入冬。

更壞的消息是,這種蕭條並不是暫時的,受制於土地面積和自然資源的稀缺,相關行業高度發展的新加坡想要轉型難如登天,原有優勢也會逐步丟失。

以新加坡最為發達的銀行業來說,國際評級機構穆迪今年年中發布報告,將新加坡銀行系統的前景評級從「穩定」降為「負面」。惠譽也指出,星展、大華和華僑3家新加坡銀行,違約率較去年底顯著上升。

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與新加坡GDP暴跌形成截然對比的是,與新加坡一峽之隔的依斯干達特區。

今年預期經濟增長率超過7%,預計2017-2020年的生產總值增速將達7.5%。今年上半年,新加坡就有將近4萬多家企業關門大吉,但隔壁的依斯干達特區卻不斷傳來跨國企業落地的消息,宜家、微軟、可口可樂、華為、碧桂園,這些跨國企業紛紛將目光投向依斯干達特區,甚至連新加坡自己的企業也不斷開始轉向該地區,尋找機會。

因為這裡不但與新加坡同樣具有馬六甲海峽的地利優勢,還擁有豐富的土地資源和「一帶一路」的戰略機會。

新加坡今天的突然閃崩並不是偶然結果,正是因為依斯干達特區不可抵擋的快速發展勢頭,導致新加坡的經濟加速萎縮。

除了全球趨勢、地域原因,外交格局也決定了今天的新加坡徹底站在了經濟發展的逆風區。雖然馬六甲海峽能夠制約中國海上貿易,但是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同時是增速超過6%的經濟大國,不重視與中國的關係,對於新加坡這樣的彈丸之國就是與趨勢為敵。雖然在戰略方面有美國支持,但是經濟發展靠中國是不爭的事實。

新加坡國父李光耀就深知這一點,在中美之間承擔了一個完美的中間人形象,為了和中國做生意,李光耀數十次訪問中國,走遍了中國的多數省份,和中國幾代領導人都保持了相當親密的私交,並一直與中國保持良好的經貿關係。

但是在這一輪全球貿易衰退,國際格局轉變中,新加坡並沒有繼續保持這種優勢,尤其是在處理與中國的關係時遠遠不如鄰居馬來西亞更主動和積極。

在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的大背景下,失去先機和戰略優勢,一邊是中馬關係進入最佳時期,一邊是中新關係逐步降溫,發展潛力萎縮立竿見影。在老牌資本主義國家英國都在積極靠近中國的今天,新加坡在處理中新關係上的誤判也導致其外交和經濟發展越來越局限。

反觀與新加坡一峽之隔的新山依斯干達特區,過去,新加坡人說起新山,印象中都是蕭條、荒涼、大農村、經濟落後,治安不佳,但是隨著經濟特區的發力,現在的依斯干達特區不但承接了從新加坡轉移過來的產業、人口以及消費,也成為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的橋頭堡。

根據世界銀行最新的經濟預測,馬來西亞2014年經濟成長率為4.8%,優於2013年的4.5%。由於中馬關係與合作的全面升溫,去年,儘管全球經歷了經濟動盪,馬來西亞的經濟增長仍然達到5%,甚至高於預期的4.9%,而新山的依斯干達特區更是高達7.2%.

新山不但承接了大量來自中國的投資,還不斷開通與中國內地的聯繫。繼廣州—新山的直航航線開通後,今年年底,春秋航空還將開通深圳—新山的直航航班,將更多的經濟動能輸入該地區。

台灣房屋國際資產中心執行長方彥夫就指出,依斯干達經濟特區內的醫療保健產業與基礎建設均向上提升,住宅保安系統也逐年加強,特別是特區內還有教育城(Educity),讓遷入此區的外來人口可以不必煩惱小孩就學問題,這是吸引人口不斷進駐的一大誘因。而目前全球經濟通縮地區的一個共同原因就是人口衰退,也就是說哪裡可以吸引人口,哪裡就有發展潛力。

現在的依斯干達特區不僅僅吸引新加坡人、馬來西亞人到此地置業安家工作,甚至吸引了大量的中國人利用優惠政策在這裡開公司,發展事業,這也是宜家、微軟這些巨頭落戶新山的主要原因。

從2006年到2016年,依斯干達經濟特區已經發展了10年,在以服務業與製造業掛帥的9大經濟發展領域護航下,依斯干達特區成為馬來西亞成長最快速的經濟走廊。

過去該特區的發展速度幾乎不受國內外不穩局勢的影響,基礎建設如火如荼的進行著。根據最新的統計數據,截至2016年底止,依斯干達特區的累積投資金額已超過2000億令吉。

以外資的投資規模來看,鄰近依斯干達經濟特區的新加坡則是該特區最大的外資投資者,有越來越多的新加坡公司,尤其是中小企業外移到該特區發展。

對於新加坡本土企業來說,依斯干達經濟特區不但有近水樓台的地理優勢,讓企業設廠或遷移成本大為降低,還擁有低廉的營運成本優勢。因經濟特區的工業用地成本為新加坡的三分之一、再加上大馬政府針對特區內企業提供的優惠電費、優惠租金及10年免稅利多,勞工人力價格有競爭力,此區的製造業人力成本只有新加坡本土員工的二分之一。

從此次新加坡GDP總量銳減來看 ,選擇在隔壁的依斯干達特區轉移產業已經成為一種趨勢和共識,畢竟這裡有3倍於新加坡國土面積的空間,有更多產業發展的可能性。

經濟高度發展將會帶動當地就業人口對住宅需求激增,再加上馬來西亞是目前是世界上排名第11的提供教育服務的國家,目前有超過9萬名國際學生在此深造。

馬來西亞教育局也訂下2020年吸引至少20萬名國際學生到當地大學生學的目標計畫,特區內的教育城也有多所國際大學將逐年完工,吸引大批國際學生進駐,帶動學生租屋市場的需求,未來的依斯干達經濟特區的發展不容小覷。

今年9月底,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曾接受美國《華爾街日報》專訪,針對美國、中國、馬來西亞、泰國等地的政治與經濟局勢、以及新加坡國內課題發表一系列看法。

他認為「中國的經濟增長正在放緩,我不肯定這是全球經濟增長放緩所造成的,其實,有人認為是中國增長放緩,影響了全球經濟」。這個看法背後的潛台詞依然在強調中國經濟發展的不可預期和新加坡對美國的期待,而李顯龍最關心的依然是TPP儘快成功,並希望美國能夠作出長期承諾,保障安全與經濟穩定。

儘管目前美國看上去很強大,但是新加坡忽視了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美國政府債務的水平已經達到19.7萬億美元的水平,逼近20萬億大關。更讓人擔憂的是,美國政府債務在8天的時間裡增加了1,700億美元。

明年1月歐巴馬離任前政府的債務水平將達到20萬億美元。而根據資產負債表,美國政府的資產為3.2萬億美元,債務為21.4萬億美元,凈虧損倉位為-18.2萬億美元,而美國債務增長的速度要遠超經濟增長的速度,當歐巴馬入白宮時,美國公共債務占GDP比例為73%。

現在這一數字為105%。其中,醫療保障和社會福利的債務則超過40萬億美元。美國人民自己都正在準備趁著美元強勢將財產轉移到海外,依然有看不清趨勢的投資人迷信美元資產。而此時,新加坡依然將未來單獨壓在美國身上,一旦美國經濟出現不良勢頭,新加坡將遭受毀滅性的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