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華的真實人生 & 這些年他承受的政治手段》

HeroExpress     2016-12-14     檢舉

安華的雞姦案已經在2012年1月9日早上,獲得吉隆坡高庭宣判罪名不成立,無罪釋放。消息傳來,國內的支持者和國際社會,不約而同都鬆了一口氣。自從1998年安華被馬哈迪革除副首相職位和開除出巫統以來,他就不斷官司纏身。這些官司,絕大部分,是國陣對付他的政治手段。

無論巫統的領袖承認還是否認,國際的觀感,就是這樣。國內的民聯支持者,更是100%相信,所謂的雞姦案、招妓疑雲,統統都是巫統針對安華而硬硬製造出來的政治官司。或許有人會問:民聯的領袖那麼多,為什麼國陣偏偏只針對安華?

安華陸續被控告涉及雞姦(Sodomy Trial II) 和與其它女士發生性關係(Dato T sex video)。巫統人士每天炮轟他,Bersih遊行也要用催淚彈射他,還有,國陣槍手也每天在部落格、新聞網、面子書、Twitter、論壇里抹黑、人身攻擊他。為什麼都是安華呢?

這是因為第一;他在馬來人中擁有強大的影響力!只要看看安華1998年被革職後,巫統流失大量黨員,1999全國大選,巫統在全國馬來選區的得票率少過一半!失去大量馬來票,還造成了登嘉樓州變天;落入回教黨手裡;就可以看出安華的影響力有多大。

第二;他的學問、能力、立場,都是那麼出類拔萃,那麼堅定如一。公正黨成立之前,華人不敢支持回教黨,馬來人不敢支持行動黨。彼此之間的猜忌心很重。安華的立場中庸,多方都能接受。他也有執政的經驗,並且與國際各組織有聯繫。再說,安華從大學時代一路走來,立場始終如一。那就是他堅決捍衛回教徒的權益,以發揚回教教育為最主要的鬥爭方向。

你可以說他曾經是極端宗教主義份子,但他不是一個極端的種族主義份子。他在擔任副首相時,還曾經親手以毛筆書寫《我們都是一家人》。這在巫統過去和現在的領袖當中,都是創舉。就算說他是做戲,至少,他寫起毛筆字來,有紋有路。

華社對安華的觀感,正面多過負面。單單這兩點,已經足以令國陣寢食難安。所以政治界的說法是,國陣要結束安華的政治生涯(menamatkan riwayat politik),尤其是308反對黨幾乎拿下布城(如果選區規劃公正、選舉完全沒有舞弊)。

至於國陣使用的是什麼手段?這裡就不必畫公仔畫出腸了。

因此,凡間猜測安華將在選舉前被監禁,以結束他的政治生涯。雖然現在高等法庭已經宣判安華無罪釋放;但是法律程序還沒有走完。如果代表政府的律政司決定上訴,那麼,安華還有上訴庭和最高法院三司會審的關卡要過。訴訟程序至少可以拖多一年至兩年時間。到最後,只有通過全國大選,依靠人民的選票裁決了!

至於民聯是否因為失去這位大將而無法攻下布城,這又不一定。因為如果安華被監禁,中間的游離票很可能全溜到民聯手上,尤其是馬來票。關於雞姦1&2還有性愛短片,許多人都相信那只是政治迫害的一種手法而已,也都相信他是被誣賴的。

今晚的開講,主題就在安華。我將向大家講述一個真實的安華。所謂《真實》,當然包括他在馬哈迪時代擔任內閣高職是所做過的一切。至於安華是功大於過,還是過大於功;這個留待大家自己判定。

憤怒青年時期的安華

拿督斯里安華•依布拉欣Dato Seri Anwar bin Ibrahim,1947年8月10日在北馬大山腳出世。安華依布拉欣來自巫統政治世家的家庭,其父依布拉欣阿都拉曼是威中2屆國會議員(1959-1969),曾任衛生部政務次長;母親和哥哥也是巫統中堅份子。

安華中學時口才出眾,很自然的成為學生領袖。1967年考進馬來亞大學馬來文系。在大學時期,才華顯露, 1968年被選為馬大馬來語文學會主席及馬來西亞回教學生會主席。

翌年發生《513》事件,安華開始思考用東方價值來取代西方思潮。他和馬哈迪一樣,反對東姑阿都拉曼的領導,強力要求政府關注馬來人在教育和經濟領域的應有權利。安華當時尊敬馬哈迪,視他為代表新興的力量,以反擊令人沮喪,腐敗和貪污的政府。他們認為東姑的領導已暴露弱點。相同的,馬哈迪也賞識安華的朝氣蓬勃,兩人不久後即成為《新知舊友》。

1971年,安華借著在回教青年中的影響力,成立了回教青年運動組織(Muslim Islamic Youth Movement),簡稱ABIM(Angkatan Belia Islam Malaysia),旨在為大專畢業生提供一個促進回教運動的論壇,並要成為復興回教的一座橋頭堡。

這個組織雖不是政黨,卻在政治和社會領域扮演重要角色。因此,安華等了18個月才獲准註冊。在這段期間,馬哈迪被東姑開除黨籍,離開了巫統,但出版了動搖東姑政權的一本名書《馬來人的困境》(The Malay Dilemma),旋即被東姑政府宣布為禁書。

由於論見被安華認同,在70年代,安華就搖著《馬來人困境》這部書在進行回教政治鬥爭。這使人想起1966年毛澤東掀起文化大革命時,林彪因搖著「毛語錄」大加造勢而冒出頭來。安華此舉,自然使到馬哈迪很是感動。一本禁書,竟然還有人敢於到處宣揚,確非平凡之輩敢為。安華就是因為有如此膽色,成為當權者眼中的《叛逆者》和鼓吹改革的頭號麻煩製造者。

拒絕出國深造

然而,安華這種無畏無懼的精神,卻也曾得到當時在任首相敦拉薩的賞識。1971年,當安華的父親參加敦拉薩的生日宴會時,拉薩便向安華的父親探問安華何時大學畢業,並建議把安華送到外國攻讀法律,以備將來成為國家領袖。安華沒有接受拉薩的好意,也不同意加入巫統。他的這一年少傲氣使到敦拉薩感到困擾,不知這年輕人究竟想要做什麼?

其實當時安華不做什麼,他的思想簡單:他要堅持搞回教復興運動,仍不想參加任何政黨。既然如此,拉薩尊重其意願,於l971年派他代表馬來西亞參加聯合國主催的《國際青年研討會》。1972年,他成為馬來西亞青年理事會主席。接著下來,他又成為聯合國青年諮詢團體的成員,聲望不斷上升。

不僅於此,安華也在同一個時期往教育領域發展。他在l971年協助組成一個名為《Yayasan Anda Akademik》的學院,主要是為被迫離校的青年提供就學機會,一批志同道合的青年與他全力投入了教育,在後來取得巨大的成就。

他熱衷於回教復興與推動教育的本色深入民間,他寧可每月只領取750元馬幣的薪水,而在1974年拒絕聯合國糧農機構提供的一份月薪2000美元,相等於當時馬幣5000元的優差。他的《Yayasan Anda Akademik》最初在吉隆坡甘榜巴魯開辦時,只有80名學生,但很快地學生人數激增,接著喬遷至城市發展局(UDA)大廈內。這個地點處在馬大和國大地帶,只收適量的學費,讓更多貧困的學子有機會受教育。

安華腦筋也動得快,向馬來人和非馬來人,尤其是生意人勸捐,設立獎學金提供給清寒學子,學校校務從此蒸蒸日上。 與此同時,安華也招請大學畢業生到來充當教師,只付月薪馬幣400元到700元不等,他們都樂意作出犧牲。YAA學院順應需求,收生範圍不斷擴大,甚至遠至沙巴和砂勞越的學生也加入其中。安華不單是這間學校的董事長,也兼任校長。

安華認為在搞回教復興的同時推廣教育,是不會在多元種族的社會中引致問題的,這是因為他們的目的是讓在正常中學的落第生有機會進入他們的學校,然後經過良好教育後,仍有機會進入大學。結果他證明他成功了,在他培養下的學生,有很多人不僅在國內大學畢業,也負笈海外深造。

雙管齊下的策略取得成功,安華無疑成為回教青年的偶像,這對他日後的發展很有幫助。另一方面,他在馬大考取馬來文研究學士文憑後,1971年創立馬來西亞回教青年運動,1972年至1976年擔任大馬多元種族青年理事會主席,以及1974年起擔任大馬回教青年陣線主席。

1971年到1979年,是安華以「憤怒青年」形象顯露鋒芒的時代,當時,安華除了受到回教及左翼思想的影響外,馬哈迪的著作──《馬來人的困境》也是安華批判社會的重要參考。這可從安華當年不惜冒險印刷及分發這本禁書得以佐證。

相對於馬哈迪的民族主義意識形態,安華則較傾向伊斯蘭教的鬥爭,以爭取穆斯林利益為己任,作風比馬哈迪更激進。1974年安華更介入馬大學生在華玲的反飢餓大遊行,導致敦拉薩動用內安令將他拘捕兩年。直到1976年才被胡先翁政府釋放,這時馬哈迪已升為副首相。

當馬哈迪在1981年升任首相後,他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安華帶入巫統,與他一起推動改革,並通過ABIM這個組織,推行回教化運動。儘管在當時受到巫統元老的反對,馬哈迪就是不加理會,做他認為應該做的事。很快的,安華成為馬哈迪的政治寵兒,他們也被形容為一對《政治父子》,具有相同性格,在政府體制內大展拳腳。

不用說,此時的《馬來人困境》一書已成為馬哈迪的治國方針。安華也就成為馬哈迪的先鋒隊長,影響力之大,鮮有人能出其右。不過,安華的不馴在進入馬哈迪麾下後,逐漸被緩和下來。而且,他與西方國家,特別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關係,也更密切。這也是每個進入既有體制者,逐步被體制融合的必然結果。

加入巫統後的安華

1982年全國大選前一個星期,馬哈迪宣布這名前回教青年運動領袖加入巫統,這也為他鋪下一條康莊大道。馬哈迪擔任教育部長期間,對安華的勇氣、辯才及見識極為欣賞,因此在出任首相後,便有意將安華延攬麾下。

除了受到馬哈迪的器重外,回教黨也有意邀請安華入黨,以壯大勢力。不過安華在經過思考後,拒絕了己故回教黨主席拿督阿斯里慕達的邀請,選擇加入使他更有機會施展抱負的巫統。經兩位好友依布拉欣阿里(Ibrahim Ali,現任土權會主席)及蘇卡蘭沙米的穿針引線,並通過當時的財政部長東姑拉沙里的安排,安華得以和馬哈迪見面。

而馬哈迪更極力邀請安華加入巫統,加入巫統後,他立即參與大選,並成功攻下檳城唯一的回教黨堡壘區–峇東埔國會選區,隨後受委為首相署副部長。1982年9月,他在巫青團團長職競選中,以183票對173票擊敗原任團長拿督蘇海米,當選團長。

1983年,他受委為文化、青年及體育部長;在1984年出任農業部長。同年再度競選青年團團長時,以226:137再次擊敗蘇海米,證明其勢力迅速膨脹。1986年改選,繼續蟬聯團長。他以303票,擊敗當時對手賽哈密,後者只得109票。他於1986年出任教育部長,直至1990年。

1987年,巫統爆發有史以來最激烈的黨爭;以東姑拉沙里和慕沙希淡領導的巫統B隊,直接挑戰馬哈迪領導的A隊。安華選擇支持馬哈迪的A隊,並且放棄巫青團長一職,改為競選副主席。投票結果;他和拿督阿都拉以及旺莫達中選為副主席,不過在這場六角戰中,他僅得850票,排名第三。

由於他們的搭擋,馬哈迪在1987年的黨爭中化險為夷,先是擊敗東姑拉沙里爭巫統第一把交椅,後是在1990年的大選,將東姑拉沙里組成的46精神黨打得落花流水。因為他們兩人的合作,使到巫統在1990年後相對的穩定。

在1990年黨選的同樣六角戰中,他卻已經成為得票率最高的副主席。他的勢力正在急速膨脹。此時的安華羽毛已告豐滿,竟在1993年組成宏願隊伍(成員為署理主席安華、副主席慕尤丁、莫哈未泰益及納吉),在競選中崛起成為一股新勢力。在國際事務上,安華也是表現非凡。

1989年,他當選為聯合國文教科組織監督理事會主席,及東南亞教育部長理事會主席。1993年巫統黨選,最引人矚目是署理主席職位的競選。最初安華宣布不會挑戰原任署理主席嘉化峇峇,但是基層的意願是要他打。

結果,以他為首的少壯派陣營橫掃大部分高職,包括署理主席、三個副主席職位及巫青團長職。安華升任巫統署理主席;三個副主席是納吉,慕尤丁和雪州大臣莫哈默泰益;巫青團長則是來自馬六甲的阿都拉欣淡比仄。同年12月,安華出任馬來西亞副首相。

雖然他們還是以馬哈迪馬首是瞻,但安華的太快舉動被認為「功高震主」,引致馬哈迪的不悅,乃決心在1996年的黨選拆散安華的宏願隊伍。馬哈迪重新重用當年的B隊大將阿都拉巴達威,在96年黨中央改選中,成功躋掉宏願隊的慕尤丁,中選為副主席。

安華遭革職及政治迫害

進入1998年,大馬經濟並沒有好轉,股市及匯市每況愈下,馬哈迪對安華所採用的經濟緊縮政策也感到不滿。房貸利率以倍數高漲,民怨沸騰。令人們更加相信安華有意促使馬來西亞發生暴亂,藉助人民的力量以推翻馬哈迪的政權,從而取而代之。

在這期間與巫統關係密切的企業,也蒙受巨大的虧損,欠下數十億令吉的債務。其中一些更瀕臨倒閉。企業界普遍希望政府放寬銀行貸款利率,使企業得以呼吸。時任財政部長的安華與馬哈迪在這方面,顯然有著不同的觀點。

他不斷地抬高利率。此外,在經濟風暴的吹襲下,韓國及泰國都換下了政權,統治印尼32年的總統蘇哈托更因其家族貪污濫權,被人民在五月的暴亂中推翻。這些訊息都給大馬政壇帶來一定的衝擊。也印證了馬哈迪必須將安華拉下馬以保護本身及其兒子的船務公司的決定。

1998年六月的巫統大會,安華與馬哈迪雖然達致互相支持,但是,巫統黨內的鬥爭卻到了如火如荼的地步。在巫統大會上,安華的支持者巫青團長查希哈米迪針對巫統黨內的朋黨主義及裙帶風發炮,此外,查希也指政府不應顧著拯救大公司,也應拯救小型企業及窮人。

這種論點引起巫統代表的不滿,使到查希成為眾矢之的;馬哈迪更公布在政府私營化下的名單,強力反駁查希的「朋黨論」,使到查希窮於應付。另一方面,一本詆毀安華的書籍「安華不能當首相的五十個理由」,在被塞入巫統中央代表的公事包內。這本書中指安華涉及性醜聞及叛國,引起各界的關注。在安華報警後,警方介入調查,並逮捕了該書的作者阿都卡力。

不料爾後竟牽扯出另一段駭人聽聞的事件,警方指有充足證據證明安華涉及性醜聞。七月,馬哈迪委任前任財政部長敦達因出掌經濟事務,任首相署特別任務部長。至此,許多政治觀察家,都認為此舉將影響安華的地位,他的財政部長職權已經被架空。

到了八月,國家銀行正副總裁丹斯里阿末頓及拿督鄺榮柏相繼辭職後,安華辭職的消息也不脛而走。但他再度力斥「謠言」。9月1日,政府宣布管制貨幣的激烈措施後,安華的威信受到重挫。

翌日,首相馬哈迪宣布革除安華的副首相及財政部長職,並由即日起生效。這意味著安華的政治前途已經出現前所未有的危機,很可能就此結束。馬哈迪與安華不和的傳言得到證實。這也證明了外國媒體的一些猜測不是空穴來風。

被革職後,安華立即展開反擊,在全國各地公開揭發馬哈迪領導下的各種貪污、濫權和朋黨醜聞。安華的反擊吸引了廣大人群,特別是馬來群眾,激起一項強烈要求改革的人民運動,即《烈火莫熄》運動。

1998年9月20日,安華在獨立廣場領導了一場聲勢浩大的群眾集會,警方宣布當時出席的人數約有6萬人,而民間估計當時的人數多達10萬。當天,安華及其主要支持者在《內安法令》下被逮捕,各政黨及民間組織都激烈反對政府動用《內安法令》。稍後除了安華以外,所有被扣留者都獲得釋放。

安華被指控涉及不道德性行為,遭扣留在警察總部。9月29日,安華被證實在扣留所中遭全國總警長拉欣諾(Rahim Nor)毆打致傷,中文媒體稱此警長傷人案為《黑眼圈事件》。由於《黑眼圈事件》引起舉國關注,政府在1999年1月5日宣布成立皇家調查委員會對此案進行調查。 1月7日,拉欣諾被逼辭職,並在較後被提控和判罪。

安華與老馬結怨的傳聞

有關安華與老馬不合的傳言很多。其中當然包括了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貸款方面的看法不一;還有,在拯救陷入困境的巫統朋黨關聯企業方面,安華與老馬的意願,也是背道而馳。安華在1997經濟風暴中,對國庫的錢財看的很緊;不輕易發放出去。

尤其對於陷困的朋黨企業,安華的看法是不應該用國家的錢去救私人企業。最明顯的例子,是在馬哈迪的大兒子米占馬哈迪的事件上,安華因為不肯動用國庫的錢拯救米占,因而得罪了老馬。

當年米占馬哈迪原本在大馬經濟蓬勃的時候被老馬刻意塑造成為《馬來人的商業奇才》;他擁有大馬最大貨櫃上市公司《Konsortium Perkapalan》;並且同時掌控5家掛牌大型企業,身家估計為20億左右;更曾經躋身大馬年度20大富豪榜。但是1997經濟風暴一來,這位《馬來商業奇才》立刻被打回原形!

由於經濟好景時,他向國際基金過度借貸;企業本身的儲備金不多;經濟風暴一來,立刻面對問題。尤其97風暴令大馬匯率大幅貶值;從原本一美元兌換RM2.50,一下爆跌至一美元兌換RM4.50!這就是說,比如你向國際基金貸款2千萬美元,原本等於馬幣5000萬而已。經濟風暴一來,你積欠的2千萬美元,立刻變成了RM9000萬!平白必須多付4000萬!

那些過度借貸的企業公司,多數無法承擔這種匯率價差帶來的打擊;全部陷入困境,甚至瀕臨倒閉。而大馬股市綜合指數也從最高1350點左右,暴跌至只剩下不到300點!米占被迫變賣大多數的上市公司套現還債,然而還是不敷6億馬幣。

為了拯救兒子,馬哈迪只好老著臉皮要求安華動用國庫的錢來協助米占脫離困境。但是安華認為這樣不合理,一口回絕。老馬從此對安華的心結更加深了。後來據說老馬親自向雲頂老闆林梧桐開口,以一次過更新5年賭場執照,外加士毛月一片將近一千畝的農耕芭地作為交換條件,要林梧桐拿出6億馬幣救米占。才總算解決了問題,米占不至於被訴破產。

但是,這位《馬來商業奇才》,老馬的大公子,在98年初還闖出一件大禍!據後來離開巫統的高層人士透露;當年這位《馬來商業奇才》在澳門賭場狂輸20億馬幣;連他的小女兒都被軟禁扣押,要老馬拿錢去贖人。

但是安華的財政部,始終是鐵板一塊,老馬無法說服安華拿錢出來救他的兒子和孫女;最後還是依靠達因出手,拿著贖金去澳門救人。傳言的真假,沒有人可以拿出證據;但是,據說老馬對安華更加反感了。這些種種,會不會才是安華被老馬開除的真正導火線?

隨著安華革職後,他也被巫統開除黨籍。眾叛親離,加上面對嚴重的指控,他已無法通過巫統體制的管道,來展開政治鬥爭。由於他已不是副首相兼內閣部長,加上被開除黨籍,一些媒體只對他何時被捕、被提控感興趣。安華的談話已不像過去般獲得大篇幅的報導。

在這種情況下,安華唯有通過在他的住家發表「政治演說」來爭取支持。外國媒體及電腦網際網絡,也成為他散播「政見」的管道。馬哈迪表明,即使法庭宣判安華無罪,安華也不可重回巫統。

這意味著至少在馬哈迪主政期間,安華無望巫統回歸。1998年,安華被控瀆職及雞姦罪,分別被判入獄6年及9年。安華隨後上訴上訴庭失敗,但聯邦法院最終以2比1票決,推翻高庭對雞姦案的判決。安華在2004年得以重獲自由。

308全國選舉,安華東山再起

真沒想到馬哈迪及安華從1982年合作到1998年,16年後竟反目成仇。馬哈迪一腳踢開了安華,起用阿都拉來剪除安華在黨內的勢力。如果他們不鬧翻,今天的局面肯定是安華主政,馬哈迪退休,但會不會發生後來馬哈迪又倒回來責難的事呢?

正如他對阿都拉那樣,誰也說不準。安華雖然被排擠,受盡苦難,但他的個性就像馬哈迪一樣,永不認輸,即使站在巫統門外,他還是繼續抗爭,而且10年後又再次成為舉足輕重的人物,以民聯領袖的身份直逼巫統。換句話說,安華以在野的身份,對國陣的威脅有增無減。

同樣的,馬哈迪在2003年退休後,雖然剩下孤家寡人,不在政治主流,但他還是喋喋不休地對政府施政給予諸多批評,而且言語越來越辛辣,不遑多讓反對黨。阿都拉政府就是這樣在308政治海嘯後被他的炮打司令部提早結束的。

如今上位的納吉也開始感受馬哈迪的壓力,如果他始終無法改變阿都拉的政策和方針,也必然會被馬哈迪再指指點點。這就是說,一個在野(安華),一個在閒(馬哈迪),都不約而同地產生威力給政府帶來壓力。只可惜他們直到今天為止,還是不咬弦的一對。

馬哈迪也一樣不放過安華,處處攔阻他通向布城之路,在無從選擇下,他只好挺納吉抗拒安華。納吉的性格完全不同於馬哈迪和安華,面對這兩位政壇老將(一位政治師父,一位政治師兄)的毫不容情的鞭撻,也實在使納吉不得不戰戰兢兢應對。

2008年3月8日的全國大選是馬來西亞政治的分水嶺。安華本身所屬的人民公正黨一躋成為國會最大反對黨。此外,由人民公正黨和另外兩個國會反對黨——回教黨及行動黨組成的聯盟(現命名為人民聯盟,簡稱民聯) 也打破了馬來西亞的政治歷史,第一次否決了執政黨國陣在國會的三分之二多數議席。三黨也破天荒地贏得了五個州屬的執政權。

安華妻子旺阿茲莎(前任國會反對黨領袖)於2008年7月31日宣布辭去峇東埔國會選區國會議員的職位,正式為其夫安華重返國會開路。

2008年8月26日,安華以15671張多數票大勝贏得了峇東埔國會選區補選。安華重返國會,並以反對黨領袖的身份參與在8月28日的2009年馬來西亞財政預算案。現在,安華是公正黨掌握實權的領袖,同時也是馬來西亞國會反對黨領袖。

對安華的客觀評價

1987年10月,安華執意委派不懂中文的校長掌管華文小學,造成華人社會普遍不安。馬哈迪最後採用高壓手段進行茅草行動(Operasi Lalang), 援引內部安全法扣留了100多人(包括年邁的華教人士沉慕羽)和關閉了4家中英文報章。

對於此,安華於2007年4月25日作出公開道歉,並說這是受巫統的框架所局限,他本人難以作出改變。到現在為止安華也是當時涉及此事的馬來人領袖之中唯一為此事道歉的。

他在被革職之後面對政治迫害,前後坐了6年牢;直到2004年才出獄;更因為法律限制,他出獄後的5年內不准從政;直到2009年期滿,才在妻子旺阿茲莎協助之下,重新中選委巴東埔國會議員;再次延續政治生命。

至於他以前在巫統里如何上位,我認為6年的監禁,也算是對他所犯的錯的一個懲罰。妻兒為了他勞碌奔波,只為了一個公道,作為一個大男人,他肯定是非常不好受。被釋放後,安華在大學執教。本來是可以過著很安逸的生活,可是為什麼他選擇回來大馬?

報復嗎?做首相夢很爽?可能還會受更多的牢獄之苦呢!我想,這是因為他的血液里流著的,是政治的基因所致。又或者,是因為他的任務還沒達到?

他推動改革/Reformasi,可是國家卻越來越腐敗。他相信他的阿拉,相信正確的鬥爭將蒙眷顧。所以他回來了,繼續他未完成的鬥爭。大家說安華想要做首相,巫統攻擊說他做首相白日夢。你有沒有想過,是他要做首相?還是馬來西亞需要他當首相?

是他需要首相這個高位來證明他的能力和慾望;還是這個國家更加需要他站出來領導?讓這個國家掃清煙霧,重拾綠地藍天?看看目前大馬國內的政治生態,我相信,大家心中都有答案了。

外一章:

安華1998年被老馬革職之後,不但從此催生了公正黨,改變了大馬的政治生態;也大大影響了網絡的版圖。由於當年安華被革職的時候,主流媒體被當局訓令不可大肆報導安華的新聞;造成人民根本無法從報章,雜誌,電台,電視台獲得正確的訊息(現在也是一樣,甚至變本加厲);激發了一些人的鬥志,千方百計想要突破當局的新聞封鎖。

《當今大馬》Malaysia就是在那個時候被催生了。《當今大馬》創辦人詹德蘭( Premesh Chandran)回憶說;當年群眾對獨立新聞的需求是顯而易見的。當時一群人在八打靈SS2的嘛嘛檔喝茶,終於想出了創辦網絡新聞站的概念。

6個人集資3萬元,買下了SS2一間網路咖啡廳,並於1999年4月取得註冊。可是只經營了3個月,《當今大馬》就因為蒙受虧損而面臨倒閉危機。

幸而後來他們成功說服總部設在曼谷的《東南亞新聞聯盟》(Southeast Asia Press Alliance),獲得後者提供10萬美金的資金,《當今大馬》才得以存活下來,並於1999年11月20日正式啟動網頁新聞服務;直到今天已經邁入第12個年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