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越遲越不利!若大選落在明年,4月9月最合適!

HeroExpress     2016-12-13     檢舉

林瑞源:如果大選落在明年,就只有兩個比較適合的日子,即4月及9月。

首相納吉日前表示,很享受人們猜測大選日期,而坊間也開始出現各種猜測。

民主行動黨國會領袖林吉祥預測,隨著檳州高等法庭已經在明年敲定34天來審理檳州首長林冠英的貪污案,第14屆大選可能在9月即國慶日60周年慶典過後舉行,因為首相想要先讓林冠英被定罪,取消他在下屆大選參選的資格,從而阻止他繼續出任檳州首席部長。

如果大選落在明年,就只有兩個比較適合的日子,即4月及9月。

1月28日是華人農曆新年,華人新年後有一個空檔可以舉行選舉,因為5月尾就是齋戒月,開齋節的慶祝活動會到7月,所以8月過後又有另一個空檔。

60周年國慶確實是普天同慶的日子,而大馬又將在明年8月19至31日主辦東運會,在這種氛圍下很容易營造美好感覺。

如果納吉要在下屆大選採用新的選區,就只有等到明年9月,因為重劃選區動議預料在明年6月才呈上國會,尋求通過。

另一個大選勢必在明年舉行的原因是安華將在明年年底出獄,安華的演講煽動力強,如果大選拖到2018年,巫統將有麻煩。

不過,除了以上因素外,我認為首相也必須考慮以下幾個情況,否則將顧此失彼。

首先是國家經濟的好壞。很多商家已經感覺到2017年的經濟會更糟,因為消費能力及馬幣沒有起色,外圍情況也不好,中國的巨額投資起不了多大作用。

預料美國將在本周加息,2018年升息步伐會加快,資金將加速回流美國,這將加劇馬幣的跌勢。

如果不幸,特朗普實施貿易保護主義,引發貿易戰,大馬的出口也會急挫;一旦經濟衰退,掀起更多的裁員行動,將衝擊鄉區。

巫統決定與伊斯蘭黨合作,大打宗教及穆斯林團結牌,但經濟因素可能破壞這個策略,也會影響60周年國慶的美好感覺。

一旦經濟衰退,需要一兩年時間來復甦,所以趁經濟還有成長時舉行大選,才是上策。

其次,必須提防國陣內部出現分化。雖然現在還看不到巫伊合作對國陣成員黨基層的衝擊,但它遲早會發酵。

玻璃市州立法議會通過2016年伊斯蘭法行政(修正)法案已經引起國陣成員黨的質疑,如果明年3月政府接管修改355法令,其修改內容觸及成員黨的底線,那麼裂痕將會逐漸擴大。

政府將修正1976年法律改革(婚姻及離婚)法令,以及修改聯邦憲法12(4)條款,即涉及18以下孩子改教課題時,把「Par e n t」的字眼,以「Parents」取代。如果巫伊合作激化宗教情緒,造成修法無法通過,成員黨將難以化解基層及民眾的壓力。

砂州國陣已經要求更多自主權,拖延越久,東馬本土意識可能不受控制。

此外,巫統的團結能否經受時間的考驗,伊黨基層對巫伊合作是否會有反彈,也令人關注。

接下來,國陣也必須注意非馬來人及巫統黨員對馬哈迪與行動黨合作的接受程度,如果隨著時間的流逝,更多人逐漸能夠接受希盟對於與敦馬結盟的說詞,那麼政治風險將擴大。

納吉要人民抉擇,是選以巫統為首的政府,還是由行動黨主導的政府,如果馬來人不再懼怕行動黨,而非馬來人不抗拒與敦馬聯手,即使國陣採用新的選區劃分,也無濟於事。

讓反對黨有更多的時間磨合,對國陣有弊無利。

納吉在上屆大選,等到任期即將屆滿,才解散國會,但是成績一樣不理想,所以拖延絕不是好的策略,也未必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