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小兒!比起珍珠港,你最該去的是南京!

maserlan     2016-12-13     檢舉

原標題:安倍先生!比起珍珠港,你最該去的是南京!

12月13日,第三個「國家公祭日」如期而至。根據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的消息,「遇難者名單牆」上又新增了110個遇難者姓名。只有真正站在屬於南京的「哭牆」前,去仰望那一萬零六百一十五個死難者的姓名,去追祭30萬難以安息的故去靈魂,才能切身感受到那場令人窒息的人道主義災難。

之所以設計「國家公祭日」,就是要讓國人留下這個痛苦的記憶,讓民族常念這個屈辱的慘狀,也是讓世界正視這個罪惡的污點。不久前,中國民間對日索賠聯合會通過日本駐華大使橫井裕,再一次致函日本政府及安倍晉三,要求日本政府向被日軍殺害的南京30萬亡靈謝罪!致函中寫道,「日本一次次把自己打造成戰爭受害者的形象,妄圖以此掩蓋日本的侵略行徑。我們希望日本首腦好好反思,在這個日子去南京大屠殺紀念館看看,在那裡向遇害者謝罪道歉」。最近幾十年,日本歷屆政府一直在強調「戰後結束」,一直在強調「歷史和解」,但如果連南京這樣人類級別的戰爭慘案都無法正視,總是把歷史問題轉化成一種政治問題,試問戰後如何結束?歷史怎麼和解?

儘管大家都清楚,安倍是不可能來南京的,但他選擇去珍珠港,還是有人會感到意外。事實上,安倍去珍珠港的意圖,並不能用正常的反法西斯史觀來理解。在日本右翼的認識中,有一派始終認為,偷襲珍珠港是一種「戰爭指揮上的失誤」,如果帝國「沒有攻擊珍珠港,太平洋戰爭就不會爆發,也就沒有帝國的失敗」。然而,歷史已經證明,軍國主義這種東西,只要一經啟動,就是軍國主義自己也不能制動,最後也一定會滑向罪惡的失控與崩潰的結局。九一八事變的主謀石原莞爾,在盧溝橋事變之前已經預判到全民族抗戰的強大力量,但根本不能阻止「帝國戰士」的行動。一如歷史學家家永三郎所堅信的,在軍國主義的思想指導下,南京大屠殺是日本軍隊戰場暴行的自然衍生物,一般國民也負有相應的戰爭責任。

右翼的解釋邏輯,一言而釋之,第一是把軍國主義意識形態的問題,偷換成了普通的戰略戰術問題;第二則是把有進步性質的反法西斯戰爭,偷換成了無道義區分的帝國主義戰爭。從這個意義上講,安倍對珍珠港的訪問,其實是日本對美國的再一次「偷襲」。從安倍對靖國神社彎下的腰背,到日本政府反覆強調訪問珍珠港不是道歉之旅;從安倍對慰安婦問題的切割處理,到日本政府以拒繳會費來阻撓南京大屠殺申遺,都能看出日本右翼勢力的習慣,他們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表達戰爭發動者的所謂被迫者立場,塑造戰爭加害者的所謂受害者形象。

「如果日方想深刻反省、真誠道歉,無論是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還是『九一八』事變紀念館,或是『七三一』部隊遺址,中方有很多場所可供其憑弔。亞洲鄰國也有很多這樣的地方提醒日本乃至國際社會,二戰期間加害國對受害國所犯罪行不容遺忘,歷史不容篡改。」外交部發言人不僅回應了日本,也在提醒我們的「盟國」不要選擇性地忘卻。迎接安倍去珍珠港的美國人別忘了,由約翰·馬吉拍攝的南京大屠殺罪證鏡頭,就是在珍珠港事件發生後,被弗蘭克?卡普蘭編進了戰時宣傳片《我們為何而戰》,用以提醒美國面對的是一個如何兇殘的敵人。淡忘和歪曲不僅僅意味著對單純事件的忽視和掩蓋,更意味著當人類災難遭遇現實利益與意識形態考慮時得到的區別對待。

世人都應該清楚,今天的和平,離不開對反法西斯戰爭道義和歷史的擔當。如果偏離了這一根本出發點,難保不會再出現所謂「戰略戰術」上的慘劇。

延伸

第三個國家公祭日:這裡是南京

2016年12月13日上午10時,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儀式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舉行,抗日戰爭的老戰士、老同志代表,中央黨政軍群有關部門負責同志,各民主黨派中央,全國工商聯負責人和無黨派人士代表,港澳台同胞代表,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作出貢獻的國際友人或其遺屬代表,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及遇難者同胞親屬代表等參加了公祭儀式。

儀式現場,廣場西側巨大的災難牆,灰黑的底色映襯著「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儀式」14個白色大字。在首個國家公祭儀式上揭幕的「國家公祭鼎」威嚴地放置在公祭台正中。

面向公祭台的左側是一個巨大的十字架形的花崗岩雕塑,上面寫著「1937年12月13日-1938年1月」,這是南京大屠殺發生的時間,在最黑暗的40餘天時間裡,30萬同胞慘遭屠殺。

在面向公祭台的右側,懸掛著巨大的和平大鐘,再遠處是一座殘缺的城門雕像。在廣場的地面上,鋪滿了白色的石子,寓意30萬死難同胞。現場氣氛凝重,集會人群入場時,石子碰撞的聲音在廣場內迴響,讓人仿佛聽到了死難者的控訴。

上午十點,公祭儀式主持人、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沈躍躍宣布儀式開始,在軍樂團伴奏下,全場唱國歌。國歌唱畢,全場向南京大屠殺死難者默哀。悽厲的防空警報聲劃破了南京上空,汽車、火車、輪船汽笛齊鳴。默哀結束後,軍樂團奏響低回空靈的安魂曲。16名禮兵抬起8個巨大的花圈緩步走上公祭台,將花圈安放在災難牆前。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組織部部長趙樂際發表講話。最後,南京青少年代表朗誦《南京和平宣言》,南京市民代表撞響和平大鐘、放飛和平鴿。

此外,南京市17處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叢葬地、12個社區和部分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同步舉行了悼念活動。

倖存者講述:侵華日軍慘無人道

在參加公祭儀式的人中,有這樣一群老者,他們白髮蒼蒼、飽含淚水。提起79年前那場屠城慘案,他們悲痛無比。他們是南京大屠殺的倖存者,他們的親人朋友被那場戰爭奪去了生命。

倖存者夏淑琴

家住南京市玄武區的倖存者夏淑琴今年87歲了。提起兒時的那段歲月,她眼角泛紅,淚水在眼眶內打轉。「這是我第三次參加國家公祭儀式,我昨晚一夜未睡好。」她說。在家人的攙扶下,夏淑琴匆匆走過「遇難同胞」雕塑。92歲的倖存者岑洪桂在面對記者鏡頭時哽咽了數十秒,話在嘴邊卻不知從何說起。1937年12月,他的家被侵華日軍用火焚燒,他被日軍士兵推入火海,腿部被燒傷,至今留有傷疤。

倖存者阮定東

「我家原來住在南京水西門,後來侵華日軍轟炸南京,我家被炸毀,爺爺也被刺殺了,全家只能逃到六合去。」80歲的阮定東在接受人民網採訪時回憶,「我那時候才7個月大。因為小,對這段歷史的直觀感受不深,但父母和周圍的人都常常和我講起這些。」誰知,逃到六合後,阮定東家再次遭遇侵華日軍轟炸,自家和鄰居家的房子又被炸掉了。他憤憤地說:「日軍還搶奪我們的東西,這場戰爭太慘無人道,我們都是平民,他們卻不停地轟炸我們,他們是想滅絕我們中國。我恨透了他們。」

據悉,今天參加公祭儀式的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及遇難同胞親屬代表還有蔣樹珍、艾義英、劉民生等。2014年2月底,我國立法將12月13日設立為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兩年多來,近2000萬人次參觀者走進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為了傳承家族記憶,國家公祭日設立後,每年的12月初,紀念館都要舉行一系列的家祭活動。12月9日和10日,南京大屠殺倖存者艾義英、楊翠英、路洪才、陳桂香帶領各自的家人,在紀念館「哭牆」前集體祭奠被日軍屠殺的親人。